陈华再次寻求资本板块:京基想进入阳光股份

接管最大股东深圳房地产商陈华的京基集团资本流动频繁。控制上市公司后*圣康达(000048。去年年底,它还瞄准了阳光股票(000608)。SZ),它目前没有实际的控制器。

太阳股份今天中午突然停牌,称公司最大股东永恒繁荣(EVERENERPROSTRONG)计划将其所有股份转让给京基集团,永恒繁荣持有太阳股份29.12%。

目前,双方尚未签署框架协议。

阳光主要从事商业地产。在其早期,其主要股东是北京首都房地产。2006年,它引入新加坡工业投资公司(GIC)作为其战略大股东,意图成为凯德地产的中文版。

然而,近年来,阳光股份表现不佳,尤其是在2014年亏损近6亿元后,GIC在2015年将其股权转让给领先公司,这些公司目前持有永恒繁荣100%的股权。

主导公司的股东是有限合伙企业,实际投资者是个谜,但其普通合伙人由唐骏、杨宁和李国平的管理层控制。

唐骏自1995年起担任阳光地产总经理,自阳光1997年上市以来一直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。

此外,他自2002年以来一直担任北京首都房地产公司总裁,直到2018年才会卸任。

因此,虽然阳光股份没有实际的控制者,但外界认为唐骏是阳光股份的实际发言人,他也主导了阳光股份此前所有的重大股权变动。

阳光竞争阳光股份财务报告显示,2018年公司净收入下降:收入2.89亿元,同比下降45.95%;净利润1146.4万元,同比下降92.48%。非净利润为-1.12亿元,同比下降190.08%。

扣除非净利润计算,阳光股份已经连续4年亏损。

阳光股份没有实际控制人,市值很小(超过50亿),这使得它们成为具有良好资质的“空壳股份”,从而先后吸引了深圳房企京基和福建房企徐汇的觊觎。

从2016年起,阳光股份首先希望与北京集团重组,并以现金收购北京集团的子公司白娜商业管理公司。然而,由于总部设在北京的白娜商业管理公司的相关证明文件获取不完整,以及双方在交易细节上存在分歧,交易以失败告终。

同样,自2016年底以来,徐汇一直通过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潘勇购买更多阳光股份,并将在2018年初的第二次许可行动后成为第二大股东,总成本约为8亿元人民币。

许辉夺取阳光股份的意图显而易见。

在今年阳光股份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之前,徐汇提出在董事会换届选举中实行累积投票制,修改公司章程,但被否决。

今年2月18日,阳光股份董事会发生变动,徐汇所有提名代表落选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京基集团正在东山再起,希望通过收购成为阳光的最大股东。

总部设在北京的首都局北京集团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。其创始人陈华以擅长“总统营销”而闻名。他在北京建造的100栋大楼曾经是深圳最高的标志性建筑。

目前,京基集团的主营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、经营管理、酒店等。

虽然北京资本集团没有在股票市场上市,但它在资本市场更加活跃,尤其是在争夺坎达尔(Candal)的战斗中。

京基集团花了五年时间收购了坎达尔的控股权。

由于北京的盟友牛山林芝在二级市场收购了加拿大铝业,北京对加拿大铝业的持股一度达到31.65%,与最大股东华超集团的31.66%仅略有差距。

在此期间,双方经历了一系列事件,如相互起诉、监督和调查、管理层解聘和董事会解聘。

2018年8月,京基开始提出收购坎达尔。然而,对手罗爱华(Luo Aihua),当时是坎达尔的真正检察官和董事长,后来因涉嫌违反信任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而被拘留。几位前坎达尔高管辞职。京基集团随后选举了新的董事长,并提名了几名京基成员进入上市公司。

京基集团最终于2018年11月完成对加拿大铝业的收购,持股比例增至41.65%,成为第一大股东,陈华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由于京基集团和加拿大都有房地产开发业务,形成同业竞争,京基集团承诺在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。

争夺股份的斗争让坎达尔付出了戴帽子的代价

2018年7月,由于加拿大第二大股东京基未能就聘请审计机构达成共识,其2017年财务报告未能如期披露,导致加拿大实施退市风险预警。

假设吉尔吉斯斯坦想入股阳光,吉尔吉斯斯坦将有两家上市公司在同一个行业竞争。

因此,在没有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,京基能否保持阳光股份的现状值得进一步观察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威尼斯彩票官网 » 陈华再次寻求资本板块:京基想进入阳光股份
分享到:
赞(0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